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12.恶魔战争.阿苟纳之死

  如果你是学习亡灵法术的学徒,那么在开始上课的时候,导师总会提醒你:

  活着的生物越是强大,在死后能保留的威力也会很强,但越强大的生物,复活所需要的工作就越繁杂,而且失败率也会更高。

  想要得到巨大的收获,就必须先付出巨大的牺牲,黯刃骑士团的战争兵器巨像就完美的符合这个真理。

  在和黑龙的大战之后,戈尔隆德的戈隆群体遭受了严重的打击,这种陆地霸王本不是群居的,因为兽人们用邪能污染世界,导致它们的猎食范围越来越小,不得不开始群居,而戈隆这样位于食物链顶端的生物数量不可能太多。

  实际上,在战后收敛尸体的死亡骑士找遍了整个戈尔隆德,也只找到了不到40头戈隆的尸体,而40头尸体里被成功复活的只有眼前这13头,成功率只有可怜的三分之一。

  为了复活戈隆,血法师赛文和奥特姆甚至放弃了一切其他的工作,经过很多很多次的失败,耗费了无数的物资之后,他们终于造出了泰瑞昂心目中的“巨像”。

  但说实话,这13头死亡戈隆只是半成品,它们被唤回的狂野灵魂分外的焦躁,底下的智力让它们下意识的顺从死亡带来的毁灭和狂躁,一旦被释放到战场,只有不分敌我的厮杀,这玩意是真正的双刃刀,不要必要的时候,泰瑞昂也不会将它们扔在战场里。

  但说实话,巨像的出场,完全对得起黯刃骑士们在它们(身shēn)上花费的精力,13头巨像被投放之后,不到5分钟,恶魔的军阵就开始全面崩溃。

  “吼”

  保留着原始狂怒的死亡戈隆双手抓起一头4米高,力量巨大的破坏魔,在低沉的吼声中,这种蛮力极强的恶魔被硬生生撕成两半,它的尸体被戈隆双手握住,如战锤一样在地面上疯狂横扫,那些精锐的恶魔卫士只要被擦到,就是重伤的下场。

  如果非要用更直观的方式来表达两者的差距,那么假设一名恶魔卫士的力量是10的话,破坏力的力量会达到20,而被死亡能量加强的巨像的爆发力量...大概在7080左右,和普通的深渊领主可以一战了,而且这些双足行走的庞然大物的动作,要比四蹄前进的深渊领主更灵活一些。

  至于阿苟纳这样的高阶领主,力量很可能在100以上,当然,这只是数字的描述,实际战斗里什么(情qíng)况都有可能发生,比如力量甚至比不上普通戈隆的泰瑞昂,也同样可以凭借高灵活(性性)和魔刃天启的锋利,与阿苟纳打个不相上下。

  “露米!后退!这些巨像不分敌我...让你的死亡骑士离它们远一些!”

  血法师站在一头狂怒的死亡戈隆的肩膀上,他顺手抽干了一头恐惧魔的鲜血,然后挥舞着墨绿色的鲜血在空中组成锋利的血箭,将周围天空中奔袭而来的魔蝠们统统刺穿(身shēn)躯。

  他回过头,眼看着死亡骑士们已经退出了足够安全的距离,看着那些在巨像的肆虐下四散崩溃的恶魔们,血法师伸出手指,遥遥指向了岩浆湖旁边的传送门。

  下一刻,12头巨像齐刷刷的发出了低沉的吼叫声,它们本就高大强壮的(身shēn)躯上被加上了沉重的钢铁狰狞的盔甲,在巨大的拳头上,也装上了布满尖刺的爪刃,这玩意是血法师特意在沙塔斯城订制的,德莱尼人高超的工程学完全能做出这样的武器。

  它们聚在一起,就像是欺负小孩一样,粗暴的踹开恶魔,踩死,或者是挥舞着双拳,如晃((荡荡)荡)的战锤一样,将那些拦路的恶魔轻易的砸飞,被称之为“巨像”的战争兵器每一个都在7米高,它们移动之间,能轻而易举的踩死脚下的矮个子恶魔,就如同行走之间的山丘一样。

  巨像对低级恶魔碾压的态势,再加上开始反攻的死亡骑士们不断的(骚sāo)扰和顶点狙杀指挥官的行动,让阵型已经崩溃的恶魔根本不存在任何反击的可能(性性)。

  这样的战争兵器的出现,让恶魔的士气一落千丈,那些蒙头从传送门里冲出来的玛顿恶魔海来不及反应,就会被狂暴的死亡戈隆一脚踩碎躯体,巨像行走的道路后方,满是一个又一个布满了鲜血和断肢的大脚印。

  面对这样狂暴的攻势和战局的逆转,那些守护传送门的艾瑞达术士们不得不分出守卫传送门的恶魔,去尽可能的阻拦巨像的靠近,还在一边联系玛顿的恶魔,试图调集一些深渊领主来对抗这些死灵的战争武器。

  这些巨像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头最高大最凶猛的戈隆之王,在泰瑞昂的亲自命令下,它发出了混乱的吼叫声,双腿蜷起从地面上起跳,然后如流星一样砸入了阿苟纳(身shēn)边的岩浆池里。

  “砰”

  岩浆被搅动之间,就像是掀起了一场烈焰之雨,而深渊之王则被戈隆之王挥起的钢铁拳头硬生生砸退好几步,那钢铁爪刃之上附带的尖刺,更是直接撕开了它厚重的皮肤,让阿苟纳发出了痛苦的狂吼。

  “唰”

  泰瑞昂的(身shēn)影出现在了戈隆之王的肩膀上,在他脚下,曾经和死亡之影刚过正面的戈隆之王早已经不是曾经的样子了,那一发来自萨格拉斯之眼的能量轰击,不仅仅摧毁了死亡之翼的躯体,也蒸发掉了格鲁尔三分之一的(身shēn)躯,连同它的心脏也被彻底撕碎。

  它当场死去,但泰瑞昂不愿意放弃这强大的猛兽,在他的命令下,由血法师统帅的黑暗术士团想尽一切办法重新改造了格鲁尔,用(禁jìn)忌的黑暗魔法和亡灵缝合的技巧,将它剩下的(身shēn)躯和霜火岭出产的黑铁融合在了一起。

  这充满蒸汽朋克风格的金属和血(肉肉)之中,每一根骨头都被包上了一层液态的钢铁,鲜血被放干,导致戈隆之王看上去有种不正常的干瘦,但是在穿上特制的盔甲之后,反而显示不出那种骷髅一样的狰狞形态。

  它失去的左臂被换成了可以自由活动的金属手臂,而右拳的位置,则被装上了一把狰狞的,布满破甲尖刺的破甲锤。

  这些金属表面绘刻着死灵符文和一些特殊的魔纹,用魔法实现了它和格鲁尔已死之躯的连接,而在戈隆之王狂躁的灵魂被召唤回来之后,这德拉诺世界当之无愧的陆地霸主到现在还没适应这具新的躯体。

  但这不妨碍它用它进行战斗!

  戈隆的战斗和猎食的本能,绝对是两个世界当之无愧的顶级,这毕竟是可以和强大的死亡之翼战斗的存在。

  在格鲁尔低沉干涩的咆哮声中,泰瑞昂居高临下的看着阿苟纳,他高声喊到:

  “阿苟纳,喜欢我的新宠物吗?也许你还不认识它,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它有个响亮的外号...我本想叫它屠龙者,但也许“屠魔者”更适合它。”

  “让你的宠物见鬼去吧!”

  深渊之王被这种羞辱激怒了,它举起左爪,(身shēn)体里雄厚的邪能魔力牵引着虚空,很快,三颗熊熊燃烧的墨绿色陨石,就朝着泰瑞昂和戈隆之王的方位砸了下来,泰瑞昂抬起头,那被砸落的陨石带起的狂风将泰瑞昂的头发吹起,让他冰蓝色的眼中倒映出了三颗绿色的光点。

  “哐、哐、哐”

  巨大的陨石砸在了面积越来越小的岩浆湖中,溅起了灼(热rè)的岩浆之潮,让黑色的烟气一时间笼罩了这方战场,而在烟气消散之后,深渊之王气喘吁吁的抓着自己的战矛,它抬头看去,眼前那庞大的戈隆之王和它肩膀上的泰瑞昂,硬吃了三记地狱火的轰击,居然...毫发无伤!

  “啪”

  耸立在戈隆之王格鲁尔眼前的半截岩石之墙轰然倒塌,泰瑞昂将魔剑扛在肩膀上,他看着三头高大的,全(身shēn)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地狱火巨人从岩浆中站起,他轻声说:

  “忘了说一句,格鲁尔在生前可以((操cāo)cāo)纵大地的力量,在死后,这本能很幸运的也没有失去,换句话说,这种粗暴的攻击...很可能没什么用啊,我亲(爱ài)的阿苟纳。”

  “撕碎它!”

  冰冷的声音从泰瑞昂嘴里说出来,下一秒,死亡骑士的(身shēn)影就化为黑色的疾影,落在地面,飞快的冲向深渊领主,而在他(身shēn)后,被改造过的戈隆之王眼中红色的光芒闪耀着,它吼叫着用仅剩的右拳拍打大地,然后挥起左臂的黑铁破甲锤,一锤子就砸碎了一头地狱火巨人的(身shēn)体。

  在四处飞舞的灼(热rè)碎石中,格鲁尔的右拳张开,那锋利如刀的爪刃上跳动着死灵符文的光芒,卷起冰冷的风暴,在它撕碎第二头地狱火的(身shēn)体的时候,第三头地狱火已经被完全覆盖了一层冰霜,然后如同冰雕一样,被轻而易举的抓碎了(身shēn)体。

  这种可以用来攻城的强大恶魔,在戈隆之王死后的暴虐中,连一次攻击都承受不了。倒不是它们太弱,地狱火好歹也算是高阶恶魔,只是对手...太强了而已。

  “吼”

  阿苟纳没有任由格鲁尔自由行动,在失去泰瑞昂的踪迹之后,它不得不面对眼前这钢铁和血(肉肉)组成的死灵,深渊之王挥起战戟,狠狠的砸在格鲁尔沉重的盔甲上,那包裹着邪能的利刃撕开坚固的钢铁,在格鲁尔的躯体上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口。

  但敌人是个死人,并不会因为(身shēn)体被刺穿就无法行动,格鲁尔用一声更疯狂的吼叫回应这攻击,它如同狂奔的超巨星大猩猩一样,用仅剩的左臂撑着(身shēn)体,以无可撼动的姿态,蛮横的挤开周围灼(热rè)的岩浆,正面撞上了阿苟纳的躯体,它右手的破甲锤高高举起,用猎食者的本能,狠狠的砸在了深渊之王的脑袋上。

  “啊!这痛苦!”

  阿苟纳布置在(身shēn)体之外的邪能护盾就像是一层纸一样,被蛮力破开,它倒三角的脑袋上的骨板被砸的粉碎,墨绿色的,灼(热rè)的鲜血从伤口冲出来,让深渊领主晕晕乎乎的后退了一步。

  “吼!”

  格鲁尔分开左爪,锋利的爪刃抓在深渊领主的背后,在巨力膨胀之后,向后疯狂拉动,一时间,阿苟纳背后威武的骨板统统碎开,坚硬的皮肤被撕开,鲜血顷刻间布满了这深渊之王的躯体。

  “痛苦!”

  阿苟纳嘶吼着,它感觉到了极致的威胁,它挥起战戟,双爪死死的握住武器,就像是用战锤一样,疯狂的砸击眼前的死亡戈隆,在岩浆横飞之中,将格鲁尔((逼逼)逼)退。

  “你妄想用这样的玩具来击败我?”

  深渊之王吼叫着张开双手:“烈焰的子民们,抬起你们的头,烧死我的敌人!”

  在阿苟纳的吼叫中,翻滚的岩浆表面,那些石块被赋予了强大的魔能,让它们组成了脆弱但数目庞大,全(身shēn)都关注着魔能的元素一样的生物,它们前赴后继的冲向眼前的格鲁尔,在靠近它的时候就像是自爆一样爆开,一时间,周围的温度疯狂的飙升。

  而岩浆就像是活过来一样,死死的将格鲁尔固定在原地,深渊之王独特的能力发动,一时间,战局立刻扭转。

  “你的玩具战胜不了我!”

  阿苟纳举起锋利的战矛,做出了冲锋的动作,想要一次解决被困住的格鲁尔,而就在这时候,消失了好几分钟的黑影子又一次出现,他跳到了深渊之王被撕裂的后背之上,那缠绕在深渊领主(身shēn)体表面的烈焰被他撑起的护盾抵消。

  他举起了手里的魔剑天启,在阿苟纳冲锋的瞬间,顺着格鲁尔撕开的伤口,将魔刃狠狠的刺入深渊领主的后心里,贪婪的魔刃立刻就开始撕裂深渊领主的灵魂,就像是品尝难得的美味。

  天启吞噬灵魂毫无用处,在它玩腻了灵魂之后,如果有新的“玩具”来交换,它还很乐意将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的灵魂“送”给泰瑞昂,作为一把合格的魔剑,天启就是喜欢鲜活而强大的灵魂,喜欢听它们的悲鸣!

  “我从来没奢望格鲁尔能战胜你...它缺少应有的智慧,它的出现,只是为了给我制造一个机会...”

  “噗”

  泰瑞昂的十根手指狠狠的刺入了阿苟纳的躯体中,他的双眼在这一刻转化为了鲜艳如血一般的光泽:

  “你的鲜血,你的生命...归我了!”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