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15.恶魔战争.魔血亡灵

  第二天清晨时分,泰瑞昂站在死寂的地狱火堡垒的顶端,在他的注视中,轰鸣作响,犹如悬浮于天空的红色宝石一般的德莱尼人飞船飞速的冲入天空之中,很快就化为一道红色的光点消失不见。

  罗格里奥站在他(身shēn)边,和注视天空的泰瑞昂不同,罗格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地狱火堡垒最下层的囚笼上,他低声说:

  “你要这些恶魔有什么用?不是已经做过实验了吗?”

  死亡骑士疑惑的问到:“这些恶魔的灵魂已经逃回了扭曲虚空,它们的躯体也被邪能侵染,无法被征召。”

  “我当然知道恶魔不能变成死灵,它们的生命存在很多选择,但惟独死亡对它们来说并非可选项,我要这些恶魔有其他的用处,跟我来,罗格,你很快就能看到我们最新的研究成果了。”

  泰瑞昂对罗格里奥摆了摆下巴,示意他跟上来,两个人并排行走在通往最下层囚笼的道路上,在安静无人的时候,黯刃大领主低声问到:

  “怎么样?侦查的结果如何?”

  罗格里奥眼神一闪,压低了声音:

  “他很虚弱,看来德莱尼人能战胜恶魔,都是因为他做出了某些牺牲,但即便是极度虚弱的(情qíng)况下,在和他握手的时候,我依然能感觉到(身shēn)体里死亡能量震颤不休,它在恐惧先知躯体里的某些存在,可以肯定的是,他手里可能还有一些底牌。”

  “这样吗?”

  泰瑞昂遗憾的摇了摇头:“真可惜,我们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机会。”

  “所以说,你其实一直没有放弃过,将那位强大到让人恐惧的先知变成我们的一员?”

  罗格里奥眯着眼睛说:

  “这也有些太**了吧?一旦稍微失手,从他(身shēn)上喷薄而出的圣光足以把任何一个死亡骑士烧成灰!”

  “光明越耀眼,它背后的(阴阴)影只会更深邃。”

  死亡骑士大领主在黑暗中挥了挥手指,眼前紧紧闭合的大门便缓缓开启,在踏入那充满了古怪味道的大门之时,泰瑞昂低声说:

  “想象一下,以圣光对维伦的眷顾程度,一旦他坠入死亡,我顷刻间就会收获足以横扫两个世界的力量,青铜龙?恶魔?呵,死亡骑士维伦或者大巫妖维伦,他会轻而易举的捏碎它们每一个人的喉咙,可惜...短时间之内,估计在难以寻觅到那样的好机会了。”

  “我倒是觉得,我们更应该把目光放在那些容易实现的事(情qíng)上。”

  大概是被泰瑞昂的幻想小小的震惊了一下,在片刻之后,罗格里奥才干巴巴的开口说:

  “比如想办法打开泰雷多尔地下的大墓(穴xué),就我昨晚看到的,那里最少掩埋了一千多个死在对抗恶魔中的勇士,还有数不胜数的平民,如果能得到那里,我们顷刻间就能多出一支军团!”

  “那里不着急!”

  泰瑞昂挥了挥手,他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罗格:

  “在沙塔斯城,维伦告诉我,只要他还在德拉诺一天,就不(允yǔn)许我们再征召德莱尼死亡骑士,而既然我们又没办法正面对抗这位实力强大的先知,所以摆在我们最要紧的事(情qíng)只有一件!”

  死亡骑士眼睛里闪过一道晦暗:

  “想办法把维伦从德拉诺赶出去...或者,送出去!放心吧,罗格,我已经在想办法推进这件事(情qíng)了,也许在战争结束之后,我们就能看到分晓。”

  “哗啦啦”

  又一道厚重的钢铁闸门被机关拉动,在两个人面前升起,这里就是地狱火堡垒最下方的大囚笼,在踏入囚笼的瞬间,罗格就听到了从地下传来的巨大震动和吼叫。

  “老鼠!老鼠!我的血只属于我...”

  那是用生涩的兽人语喊出的吼叫,低沉而充斥着杂音,死亡骑士上千一步,趴在栏杆上向下看去,就能看到在最下方的环形大地上,从地下汲取出的庞大魔力充盈着地面上绘刻的紫罗兰色的封印法阵,而在巨型法阵之中,是那一头从泰雷多尔送过来的深渊领主。

  这巨型恶魔全(身shēn)上下都缠绕着紫色的光线,如同一道道灼(热rè)的光索,将它死死的束缚在法阵中,而在法阵边缘,数十个全(身shēn)涌动着黑暗魔力的鸦人术士合力维持着法阵的运行。

  血法师奥特姆站在深渊领主玛瑟里顿前方,他晃动着手指,一道道灼(热rè)的墨绿色鲜血,如岩浆一般**的液体就从深渊领主的伤口里迸发出来,缠绕在他的手指上,然后被快速的装入一个个闭合的容器里。

  这个**显然不会让人感觉到愉悦,哪怕是皮糙(肉肉)厚的恶魔,在被强行抽取血液的时候,也会感觉到极端的痛苦。

  眼看着泰瑞昂和罗格里奥走下阶梯,正在忙碌的血法师冷淡的朝着他们打了个招呼。

  和喜欢交际的赛文不同,年轻的血法师奥特姆的(性性)格更趋向于传统意义上的法师,冷漠,专注,对于外界的事物不怎么关心,他之前在法兰伦平原研究德拉诺神秘的生命之源,和罗格里奥搭档了2年的时间,两个人算是彼此相熟。

  “赛文在哪?”

  泰瑞昂环视了一周,问到:“他不是应该在这里和你一起研究魔血的奥秘吗?”

  面对这问题,冷淡的奥特姆头也不抬的回答说:

  “他去阿兰卡峰林了,恶魔的袭击意外的破坏了阿兰卡峰林的某些区域,通天峰北面的挖掘场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不过据说鸦人们从那废墟里找到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所以赛文赶去那里查看了。”

  这消息让泰瑞昂挑了挑眉头,一抹喜悦在他眼中闪耀着,不过很快,他就重新将目光放在了眼前的血法师(身shēn)上,他问到:

  “那么,对于魔血的研究进行的如何了?”

  一谈到自己的工作,奥特姆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他抬起头,揉了揉眼睛,对泰瑞昂和罗格说:

  “我已经利用阿苟纳留下的那些冷却的血液做过实验,分别在行尸,亡灵步兵和下级骑士(身shēn)上接种过魔血,而结果...怎么说呢。”

  奥特姆试图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的试验,但最终,他伸了个响指,对两个人说:

  “你们还是自己看吧。”

  说着话,在血法师的召唤下,一头没有智慧的兽人行尸,一头智慧微弱的亡灵步兵,以及一位穿着盔甲的下级死亡骑士站在了泰瑞昂面前,奥特姆从桌子上拿起三瓶药剂,扔给了眼前的三种亡灵,他对大领主和罗格解释到:

  “这是被稀释过10倍的初级魔血药剂,以它们的(身shēn)体活(性性),还承受不了未经稀释的纯粹魔血。”

  说完,他扭头看着眼前的三个亡灵,冷酷的下达了命令:

  “喝下去!”

  三个不同的亡灵服从了命令,没有智慧的行尸动作僵硬的将药剂一饮而尽,亡灵步兵的动作更娴熟一些,而下级死亡骑士有些犹豫,但在泰瑞昂的注视下,还是将青色的药剂一饮而尽。

  几秒钟之后,三个亡灵同时出现了魔血反应。

  最弱的行尸全(身shēn)的肌(肉肉)都开始涌动起来,就像是(身shēn)体被硬生生的拉高了一掌的高度,它原本暗淡的双眼也变得赤红起来,脆弱的(身shēn)体在缠斗,泰瑞昂能清晰的感觉到,这行尸(身shēn)体里微弱的死亡能量被魔血蕴含的力量刺激到了,正在行尸(身shēn)躯里横冲直撞。

  如果不是来自高阶亡灵的威压让它无法行动,这会估计就会狂暴的破坏眼前的一切。

  而亡灵步兵的(情qíng)况和行尸差不多,它的(身shēn)体也被强化,**的死亡能量在躁动,它稍微完整的灵魂却没有因此变得混乱,看得出来,在魔血的刺激下,它还能控制自己微弱的智慧,而不是和无脑的行尸一样,被**的破坏(欲yù)主宰。

  至于下级死亡骑士,他的(情qíng)况是最稳定的,(身shēn)体被魔血强化让他的肌(肉肉)以(肉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但他完整的灵魂足以压制内部能量的躁动,还维持着清醒,双眼出现了一丝混乱,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这种(情qíng)况持续到5分钟之后,强化时间结束,无脑的行尸(身shēn)体里发出了咔咔作响的震动,然后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支撑,倒塌在了地面上,它弱小的灵魂已经消散了。

  亡灵步兵的(情qíng)况好一些,但它明显变得微弱了,而下级死亡骑士则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所以,你们也看到了。”

  奥特姆摊开双手,对泰瑞昂和罗格里奥说:

  “饮下魔血会同时刺激到(身shēn)体和灵魂,兽人们饮下魔血之后的变异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而限制这种强化效果的只有一个因素,那就是(身shēn)体的活(性性),在死亡之后,死亡能量滋润着亡灵的躯体,让我们的(身shēn)体依然保持着足够的活(性性),但相比活人而言,我们对于魔血的承受力度显然下降了很多。”

  “行尸根本无法承受这种刺激,哪怕是稀释过的药剂,也会让它们发狂,然后在(身shēn)体活(性性)和灵魂完整(性性)被完全破坏之后,就会又一次“死去”!”

  血法师加重了声音:

  “永远的死去,不能再次被征召。”

  “恩”

  罗格里奥完整的看完了这一幕,他走上前,打量着那亡灵刻之后,他沉声说:

  “亡灵步兵的(身shēn)体活(性性)和灵魂强度都要比行尸更强,所以它们其实可以反复承受魔血的加强,对吧?”

  “对!”

  奥特姆点了点头: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但前提是它们不能太过频繁的饮下魔血,这样做一方面会急速消耗亡灵步兵的(身shēn)体活(性性),得不到死亡能量的滋润,最多35次之后,它们一样会死去,但如果它们适应了这种刺激,就会有很小的几率发生变异...就像是喝下了魔血的兽人一样,变得更强壮,更暴躁!”

  “啪”

  一声响指响起,一个扭曲的(身shēn)影从囚笼的角落站起来,在奥特姆的命令下,走到了泰瑞昂和罗格里奥面前,那是个德莱尼亡灵步兵,但此时它的皮肤已经变成了淡绿色,而且在双臂和肩膀,背后都长着黑色的骨刺,拳头上也有微弱的骨刺凸起,肌(肉肉)非常的发达,而且灵魂的强度,也要比一般的亡灵步兵更强。

  但它的灵魂很暴躁...控制起来需要花费一点精力。

  “这是我昨晚的50个试验品里唯一活下来的一个!”

  血法师用一种看待小白鼠的目光,看着眼前变异的亡灵步兵,他轻声说:

  “它承受了7次稀释药剂的加强,然后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不但没有被魔血的副作用击溃,反而变得更强,我称呼它为...魔血步兵!”

  泰瑞昂打量着眼前这个古怪的亡灵步兵,最终他点了点头:“很不错的成果,这个比例我可以接受!”

  “这还不是最终成果呢!我的领主大人。”

  奥特姆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小瓶粘稠的墨绿色的液体,往里面加了一些古怪的东西,让那液体重新沸腾起来,就像是被煮沸的水一样,他将杯子递给了沉默的下级骑士:

  “喝了它!骑士...如果你足够幸运,你会变得更强!会突破限制你的枷锁,成为一名高贵的高阶骑士!”

  奥特姆对下级骑士循循善(诱yòu),狡猾的血法师并没有说出失败的结果,其实这也不需要多说,那已经彻底死去,而且开始散发出尸臭味的无脑行尸的下场,已经说明了一切。

  但下级死亡骑士已经有了自我的意志,面对这个抉择,他显得非常犹豫。

  泰瑞昂看着下级骑士,他眼中闪过一丝期待的光芒,他低声说:

  “喝吧,骑士,在我的注视中突破所有的枷锁...”

  “这是你注定的命运...”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