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25.命运

  侏儒们最终时刻拿出的设计是一款轻型战甲,和地精的设计完全是两个极端。 ̄︶︺sんц阁浼镄嗹载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不过梅卡托克的介绍远没有黑索那么简洁,各种复杂绕口的工程学术语让与会的所有人都晕晕乎乎的,最终,巴迪只能采取了另一种策略。

  “双方都拿出了自己的设计,虽然有些瑕疵,但黯刃财团愿意给你们新的机会,3天之后,第二轮招标会就在这里举行,届时会有重要的将领前来评估你们的设计,希望你们能在短暂的时间内修复好自己的错误...”

  巴迪瞪了一眼瑟瑟发抖的黑索:

  “珍惜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

  麦拉也在这时候接上话头,他带着温和的笑容,对那些侏儒们说:

  “另外,在一周之后,还有关于黑铁区的地面轨道设计的招标会,这是完全民用的科技,因此我希望双方都能派出优秀的人才前来参加,另外,我刚刚得到消息,泰瑞昂陛下会拨出一笔丰厚的资金,来作为新成立的工程学大师协会的启动资金。”

  鲜血领主把玩着手指上的戒指,他低声说:

  “黑索先生和梅卡托克先生,都是非常优秀的工程学大师,我很希望两位主动提交申请,黯刃骑士团一直笃信集体与科技的力量,而你们,你们的智慧,是我们最重要的财富与瑰宝。”

  “那么就这样吧,现在散会!”

  巴迪.穆尔随手扔掉手里的木槌,就在几个死亡骑士的保护下离开了会场,而被梅卡托克弄得灰头土脸的工程师黑索则咬着牙,死死的瞪了一眼身后欢呼的侏儒们,他一边向外走,一边咬牙切齿的对秘书说:

  “3天!时间足够了,把我们能请到的所有地精工程师都请过来!我可以输,但地精工程学不能输!我们也不能失去这笔钱!”

  “瞧瞧他,就像是被打断脊骨的狗,哈哈哈哈”

  欧沃斯巴克站在桌子上嘲讽着离开的黑索,在他身边,工匠议会的议员们也面带笑容,不管这一次的初衷如何,最少这一场双方工程学的较量,是侏儒赢了。

  “我要离开了,欧沃斯巴克。”

  在欢呼声中,大工匠对白头发侏儒说:

  “我要回去诺莫瑞根了,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还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也许,回去亲手重建我们的城市能让我的心更安静。”

  “你不能走,梅卡托克!”

  欧沃斯巴克死死拽着大工匠的手,对他说:

  “我们需要你!黑索不能善罢甘休的,下一次来的肯定是比他更强的地精工程师,你说得对,梅卡托克,我对付不了他们,只靠我一个人根本不行。”

  白头发侏儒伸手拉住了身边的侏儒议员的手,他低声说:

  “我们得团结在一起,才能和地精们抗争,这只是个开始,很快侏儒工程师的理念将席卷世界,这不是我们的梦想吗?”

  “但我...我还是...”

  梅卡托克看着自己的双手,他从未如此纠结过,而几秒钟之后,一个温和的声音在梅卡托克身后响起:

  “格尔宾.梅卡托克先生?”

  “嗯?”

  大工匠转过头,就看到了一脸笑容的鲜血领主麦拉正看着他,这让侏儒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然后就听到麦拉说:

  “我知道您有顾虑,和亡灵合作的名声并不好听,但我希望您能以一个工程师应有的理智态度看待这一切,人类和矮人真的代表正义吗?亡灵真的就是天生邪恶吗?不,您只看到了表象。”

  鲜血领主蹲下身,让自己的目光和梅卡托克的目光平视,他真诚的说:

  “泰瑞昂不止一次赞赏过您的智慧,所以我希望,在您做出决定之前,最好在我们控制的地区转一转,用自己的眼睛,用自己看到的东西,去做出真正正确的评论...另外,迪菲亚联邦区的议会最近很忧愁一件事情。”

  “他们找不到合适的教师,来为治下的儿童和年轻人传授基础的知识,让愚昧从他们的生活中被赶走,我记得,这也是侏儒们一直在倡导的事情,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以私人的身份邀请您参加4天后,在迪菲亚联邦区巨型的酒会...”

  麦拉的眼中有一抹审视的光芒,他看着犹豫的梅卡托克:

  “尽我们所能,来传播知识的力量,我相信,这样无上的善举,侏儒的领袖应该不会拒绝吧?”

  “当你纵观这个诡异的世界,你就不难发现,在这个世界的某些角落里,隐藏着一些让人不得不深思的真相。”

  在铁炉堡的国王厅,泰瑞昂将一份写好的信拿起来,折好,放入了信封中,在他身边,是死亡领主罗格里奥,这个沉默而值得信赖的死亡领主,将暂代成为卡兹莫丹区的临时总督,负责在泰瑞昂离开之后,处理卡兹莫丹遗留的事务。

  “我知道你很好奇,为什么我对胆小的侏儒们这么看重?”

  泰瑞昂靠在王座上,对自己的老朋友勾了勾手指,后者将一个小酒壶扔了过来,那是冰凉的血酒,最近在死灵群体中非常风靡的饮品。

  黯刃之王抿了口酒,闭着眼睛思索了片刻,然后对罗格里奥说:

  “其实很简单,你瞧,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种族,这么多生命,你能轻易的找到一大群大字不识的人类,粗野的矮人,甚至在奎尔萨拉斯里,也有一些不怎么愿意学习知识的顽劣精灵,但我问你,罗格,你见过一个文盲侏儒吗?”

  罗格里奥皱起了眉头,他思考了片刻,摇了摇头:

  “我见过的侏儒很少,最了解的就是艾拉,从艾拉的表现来看,侏儒们的学习能力确实很惊人,而且他们对知识非常看重,我曾不止一次看到艾拉偷偷的在黑暗神殿的藏书室里观看那些晦涩的典籍,哪怕她根本用不到它们。”

  “是的,这就是侏儒奇特的地方,他们对于知识的追求是铭刻于骨子里的,整个诺莫瑞根有几十万侏儒,我可以保证,你找不到一个蠢笨的家伙,如果真的有造物主,那么他在制作侏儒的时候,肯定把这个种族的智力调到了生命可以承受的最高限度...侏儒,知识的寻找与保管者,在我看来,这些热衷于分享知识的小个子,是承载着某种使命出现的。”

  泰瑞昂挥了挥手指,对罗格里奥说:

  “他们就是我们最需要的那一环,我需要他们把自己的知识分享给那些平民,那些人类,那些矮人,还有未来的其他种族,用智慧之光驱散笼罩于那些愚昧心灵中的黑暗,我们可以用手里的刀枪和火焰摧毁世界,但要重建它,就必须依靠知识的力量。”

  说着话,泰瑞昂拿起一本书,那是铁炉堡的图书馆里的藏书,他将其放在手里,翻开,一边看,一边说:

  “知识就是力量,而小个子们胆小的性格也避免了他们会闹出一些风波,从这一方面来说,侏儒简直是我梦想中想要统帅的种族,当然,他们不适合成为士兵...我也不会将这些宝贵的资源送上战场。”

  “等到智慧之火在大路上点燃,并且熊熊燃烧的那一刻,国王和贵族们就会知道...他们输了,而且输得很惨!当然,这需要时间。”

  泰瑞昂似乎完全沉浸在了书本记载的历史中,在看到一些错误的记载的时候,他的嘴角总会抽搐一下,而在片刻之后,罗格里奥开口说:

  “在我看来,卡兹莫丹最大的问题不在侏儒,矮人,那些逃亡的矮人,跑到了寒脊山谷的深处,还炸断了唯一的山道,这座山太高了,连鸦人们都很难在山顶的寒冷风暴中找到前往安威玛尔堡垒的道路...大部队通过根本不现实,我们要怎么处理那些矮人?”

  “这是你的问题,罗格,你是总督,你是老板,现在你该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了。”

  泰瑞昂没有抬起头,也没有提供意见,他只是安静的看着手里的书,轻声说道:

  “我认为你有足够的能力解决他们,但如果你觉得太麻烦,把他们扔在那里也行,矮人们都是一根筋的思路,炸断了山道,我们确实进不去了,但他们也别想出来...左右不过是一群被圈养起来的家伙而已,与其担心他们,不如担心一下铁炉堡的那些矮人...他们才是真正的大麻烦。”

  “矮人和侏儒不一样,他们天生好斗,性格执拗,王权在这个种族里的影响要比人类王国更严重,铁炉堡里也没有一个和范克里夫一样的献身者,说真的,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铁炉堡的矮人。”

  罗格里奥说:“对于这个棘手的问题,也许该把他们编入军队里。”

  “不!”

  泰瑞昂摇了摇头:

  “平民就是平民,我不希望自己的军队里出现平民的身影,也许你可以更有开创性的解决这个问题...而你的误区在于...矮人们不喜欢宁静,他们喜欢喧闹和冲突,他们是天生的战士...所以你想让他们配合你,就得给他找个对手来打,来个敌人来征服,找条龙来宰杀...就这样。”

  黯刃之王重新将注意力放在手中的书本上,他轻声说:

  “你也许会说,铁炉堡铁板一块,尤其是在面对亡灵的征服之后,他们会集体跳起来反抗我们,这没关系,既然没有矛盾,你要做的,就是制造矛盾...去找麦拉,迁徙10万黑铁矮人到铁炉堡来,让我们看看,到底是杀死他们的国王更让他们憎恨,还是数百年的宿敌更让他们仇恨。”

  “你要知道,不只是共同的敌人能让人团结起来,合理使用仇恨的力量,一样可以。”

  罗格里奥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

  “而冲突一旦发生,一旦流血,他们就回不去了,在两方相斗的同时,我们只需要做好调解者的角色...或者更棒一些,我们亲自下场,你真是个策划战争的天才,泰瑞昂!”

  “嗯...好吧,我姑且将其视为赞美...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我的总督先生。”

  与此同时,在寒脊山谷最深处的安威玛尔堡垒中,刚刚从重伤的虚弱中苏醒的穆拉丁.铜须沉默的坐在椅子上,他手心里握着由库德兰.蛮锤转交给他的项链,那是他哥哥的项链,那是铁炉堡王权的象征。

  而穆拉丁还知道,这个项链是初代矮人王在寒脊山谷苏醒时脖子上携带的项链,其中隐藏着很多很多的秘密,据说它事关矮人的起源之谜。

  这个坚定而强大的矮人战士,孤独的坐在自己的房间中,壁炉的火焰燃烧着,让房间里非常舒适,非常温暖,但穆拉丁心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暖,他失去了哥哥,他失去了自己的国家,他失去了一切。

  打磨的非常精致的牛角战盔被他扔在一边,从不离身的武器被随意的扔在地上,穆拉丁双手握住那古朴的项链,他的双眼里一片死寂。

  逃亡的矮人们全部聚集在寒脊山谷,通往外界的山路已经被彻底炸断,作为一名优秀的统帅者,穆拉丁很清楚现在铜须氏族面对的可怕遭遇,他们冲不出去,他们会在这片冰山雪地里被永久的禁锢下去,直到正统的铜须血脉彻底凋零。

  “我还不够强大...”

  穆拉丁挣扎着站起身,每移动一步,全身都会传来可怕的痛苦,在两位死亡领主的绞杀中冲出来,穆拉丁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量,他单膝跪在跳动的炉火之前,他将手里的项链贴在心口,在火焰的跳动中,两行泪水从他眼角流下。

  “我还不够强大...对不起,对不起!”

  “我会履行你尚未完成的使命,哥哥...我会带着族人们活下去,铜须的血脉不会在此断绝,我发誓...”

  “布莱恩!打开安威玛尔的密室!让萨满们准备大地沟通的仪式...”

  “这一次,我来!”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