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14.忠义无双达尔坎(下)

  “唰”

  一把银色的利刃如蜻蜓点水一样,在一名满脸恐惧,双眼泛着血红色光芒的奎尔萨拉斯囚犯的心脏处停留了一秒钟不到,但它锋利的刀刃已经在间隙之间切碎了他的心脏。35xs

  “砰”

  几乎没有什么痛苦,这名囚犯眼中的光芒就开始消散,他无力的倒在冰冷的地板上,而在他身后,那名被抹去了仪式,并且被魔法禁锢在原地的“人造”萨莱茵的身体也开始剧烈颤抖,在众人的注视中,当三个血仆在短时间之内连续被杀死之后,那萨莱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虚弱下来。

  最终被寻晨者一剑传信,失去了黑暗形体的庇护,在几息之间,这萨莱茵就化为黑色的灰烬,消散在了这房间里。

  对于自己的第一个作品就这么被浪费掉,旁观的达尔坎并没有太多的怜惜和失落,相反,他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众人脸上的神情。

  在亲手验证了赛莱因和血仆之间的生死联系之后,持剑的萨洛瑞安寻晨者不发一言的将手中的利剑扔在一边,然后对达尔坎缓缓点了点头。

  这就代表着,这位位高权重的王室侍卫官,也站在了他这一边。

  这一刻,一个美好的前景在众人眼前展开,如果奥蕾莉亚真的如同达尔坎说的那样,是泰瑞昂亲手转化的血仆,那么捕获鲜血主母,就意味着,强大到让整个文明世界颤抖的泰瑞昂和他亲手掀起的战争,就真的会因为奎尔萨拉斯的众人的一次谋划,而被彻底终结。

  这种直入敌人内心,犀利无比的武器,是每一个面临战争的人都迫切想要得到的,哪怕得到它的方式,并不怎么“光彩”。

  “怪不得你能说服太阳王”

  洛瑟玛塞隆看着眼前飘荡的黑色灰烬,他长叹了一口气,这一刻游侠领主已经很清楚事情的走势了,没什么能阻挡在座的两派成员推进这个捕获的计划,因为这实在是太划算了,堪称一本万利,要付出的,也许只是风行者家族成员们被伤害的感情而已。

  而站在洛瑟玛身边的兰娜瑟尔女士则皱着眉头,她好奇的看着平静的达尔坎,她轻声问到:

  “如果奥蕾莉亚真的是泰瑞昂的血仆,那么这应该算是黯刃军团内部最大的秘密,我很好奇,你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而且你为什么能如此肯定的确认?并且不惜压上自己的一切?你在黯刃内部有眼睛吗?”

  这个问题让达尔坎的眼睛眨了眨,但只是片刻之后,他就果断的转移了话题:

  “已经是午夜时分了,既然我们已经打消了内部的矛盾,那么诸位,是时候开始这一场冒险了寻晨者先生,洛瑟玛先生,到时候就拜托两位近战牵制鲜血主母,陛下支援的破法者们已经在庄园周围布置好了防线,用以阻挡鲜血主母那一方任何可能出现的援军。”

  “而我们,我们会引导一个大型的内外双环的空间束缚法阵,介于萨莱茵在实体和虚幻之间来回转换的诡异姿态,这个束缚法阵要成型,可能需要的时间会有点长,但我相信,圣剑奎尔德拉是不会被任何邪恶之力打败的”

  “当然!”

  奎尔萨拉斯的勇士,萨洛瑞安寻晨者的左手握住了背后的银色剑柄,感受着传古圣剑轻盈的波动,他轻声说:

  “上古龙铸之刃,这可是奎尔萨拉斯不败的象征。闪舞”

行走在深夜的风行者庄园之间,达尔坎德拉希尔以一个大法师应有的沉稳和仔细,检查着脚下的每一根法力印刻线,在这个大事件即将发生的夜晚,整个风行者庄园周围的森林也足够安静,但愿这种安静不会干扰到奥蕾莉亚的思绪  但愿那位鲜血主母不会发现异样。

  “你在担心什么?”

  一个悄无生息出现的阴影悬浮在达尔坎眼前,它黑色的双角和背后的蝠翼表明了它的身份,这是一个恐惧魔王,一个纳斯雷兹姆,但却不是被派到东大陆执行任务的任何一个纳斯雷兹姆,从他身上的盔甲的颜色来判断,这家伙应该是提克迪奥斯!

纳斯雷兹姆的第一领主,现在本该身处于北地诺森德,监控亡灵天灾发展的,忠诚于欺诈者的狗腿子,但它的幻象却出现在了达尔坎的眼前  这就充分证明了,在纳斯雷兹姆们被卡萨纳提尔蛊惑着背叛提克迪奥斯的同时,提克迪奥斯也背叛了它的同胞,这个狡诈的家伙,也在暗中策划着只有自己才知道的事情。

  “没什么。”

  达尔坎对于这个阴影并不畏惧,也不惊讶,他们两人看上去有种古怪的默契,应该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你们似乎在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纳斯雷兹姆的第一领主抓着下巴,狡诈的笑了两声:

  “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这件事最好没有恶魔参与!”

  达尔坎一口回绝了恐惧魔王的“建议”,很明显他不希望提克迪奥斯插手,而恐惧魔王也不关心高等精灵们在做什么,要透过强大的班蒂雷诺尔防线,在奎尔萨拉斯境内投射幻象,是一件很费劲的事情,因此提克迪奥斯也就长话短说了。

  “达尔坎,你请求面见主人的提议已经被通过了,很快,强大的欺诈者会给你一次见他的机会,你最好把握住,因为你不管想要什么,欺诈者都会慷慨的赐予你,前提是,你能献给他足够的“贡品”,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对吧?”

  “太阳井我当然清楚。”

  垂老的精灵大法师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北方太阳之井的方向,他轻声说:

  “远古永恒之井的仿制品,我会遵从你我的约定,将太阳之井献给欺诈者,但我也要看到属于我的那一份别忘了你答应我什么,提克迪奥斯,你的记性应该没那么差,对吧?”

  “你要的东西我可给不了你,朋友。”

  恐惧魔王第一领主发出了奸诈的笑声,片刻之后,它的幻象缓缓消失:

  “但很快,很快你就会得到你想要的了凡人最愚蠢的期待,长生不死的生命,一个愚昧的牢笼,但我还是很替你高兴,在灾难将至的那一刻,你终于选对了阵营。”

  眼看着傲慢的恶魔消失,达尔坎皱着眉头扔出了两个侦测魔法,在确认恶魔真正消失之后,这位苍老的大法师活动着手腕,他低声说:

  “恩赐?呸谁稀罕?”

  “我为什么不能在长生不死的同时,又成为这个世界的救世主,以及高高在上的唯一君主呢?真是愚蠢的劝降词”

  “只有理拉斯那样的傻孩子才会老老实实的做选择”

  达尔坎伸出手,五根手指一根接一根的蜷起,就像是握紧了整个世界,他眼中闪过一道璀璨的光芒:

  “太阳王、恶魔、亡灵、永恒之井,这个世界这片群星,我为什么,不能全部都要呢?”

  “呋”

  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在奎尔萨拉斯的密林中响起,奥蕾莉亚的身影如悬浮于地面的血色幻影一般,以一种凡人无法想象的方式,诡异的,快速的向前突进,遍布整个奎尔萨拉斯的班蒂雷诺尔结界对于魔力的压制,如同一双死死压住躯体里能量循环的大手一样,禁锢着萨莱茵的身影变幻,让她的速度变得更慢。

  但相比对其他魔法生物的压制,萨莱茵在这片结界中的行动绝对堪称迅速了,毕竟,鲜血精灵可不是依靠魔力生存的。

  诚然,在先王达斯雷玛决定建立符文防御结界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在千年之后,会有萨莱茵这样诡异的生物出现,但先王们的智慧是不容亵渎的,他们几乎思考到了所有的可能,在反复设计之后,奎尔萨拉斯的符文结界被设置成了最原始,但也是最有效的压制方式。

  那就是集合起整片大陆之下的魔力节点,让这种庞大的魔力,以千百块符文石作为节点,均匀的分布于整个结界之中,在每一块符文石笼罩的区域里,保持着相当强大的浑厚魔力,但这种原始的魔力是不能被使用的,不被结界认可的施法者,处于这些魔力之中,只能感觉到压迫和阻碍。

  萨莱茵并不会受到施法的阻碍,因为他们不依靠魔力施法,但那种魔力对于躯体和能量的压制却依然存在,就像是双手手脚扣着沉重的锁链一样,让快速行进的鲜血主母感觉到非常不舒服。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奥蕾莉亚很清楚,自己在冒险,而且,自己不该做这样的冒险。

  她很清楚自己一旦落入敌人手中,会对泰瑞昂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但她不得不这么做,因为血脉,是每一个人无法逃过的羁绊,她无法用这种方式说服自己遗忘自己的**,她必须亲眼看到她安然无恙。

  亡灵的感情就是如此执拗,而且最要命的是,作为亡灵,你很难对抗内心中涌动的感情。

  “就要到了。”

  奥蕾莉亚远远看到了夜色下的风行者庄园,那座洁白而古旧的高塔在月光和星光的照耀中,就像是黑暗的灯塔一样,在呼唤着远行的游子归乡,在时隔数年之后,重新看到家乡的感情是复杂的,奥蕾莉亚的身影如幻影一样突兀的出现在一颗**的树枝上,她站在树枝上,没有一丝的晃动,就像是毫无重量的幽魂一样。

  在黑暗耸动的黑暗之间,鲜血主母的双眼中多少有一丝怀念。

  “希瓦,温蕾萨,理拉斯,还有母亲”

  风行者长女的暗金色长发在空中飘荡,在数秒之后,她的身影如跳帧的影像一样,消失在了原地,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飘向风行者庄园。

  无尽的黑暗包**她,就像是温暖的手,保护着她,没有惊动任何人,她进入了姐妹们曾一起长大的高塔中,沿着古旧的阶梯缓缓向上,最终推开了希尔瓦娜斯房间的木门。

  但就在这一刻,鲜血主母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一道散发着无尽威势的洁白光刃从虚无中刺出,只差一点点,就会刺穿奥蕾莉亚的躯体。

  “哗”

  鲜血主母的身影如摆脱了重力的影响一样,缓缓的,安静的,诡异的漂浮在高塔最下方的地面之上,暗金色的长发伴随着她身后猩红色的斗篷在空中飘荡,她抬起头,看着那个穿着银色盔甲,手握弧形龙爪长剑,出现在阶梯边缘的高大身影,她摇了摇头,轻声说:

  “我还真是蠢居然会主动踏入陷阱”

  “束手就擒吧,奥蕾莉亚风行者,我和莉蕾萨将军是旧日好友,看在她的份上,我可以用我的名誉承诺,在奎尔萨拉斯,没人会伤害你。”

  寻晨者一步一步踏着古旧的阶梯,从高塔上走下,手持战弓的洛瑟玛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高塔边缘,还有一群身穿金色盔甲,手持长剑重盾的冷漠精灵们,他们的盔甲古老而绚丽,凤凰大盾上闪耀着附魔的光芒,那种特殊的双刃剑结构,以及独特的凤凰头盔,都宣告了他们的身份。

  王室护卫,奎尔萨拉斯最强大的对魔法力量,终生守卫太阳之井的古老战士,一切法师的天敌—破法者!

  “洛萨瑞安寻晨者”

  奥蕾莉亚认出了那把剑,她血红色的眼睛眨了眨,她低声说:

  “居然劳动王室侍卫官亲身前来,看来我在太阳王心目中的地位很高嘛以及,洛瑟玛,我的朋友,你终于做出了决定,站在我和泰瑞昂的对面了吗?”

  “对不起,奥蕾莉亚。”

  洛瑟玛将手中的红色战弓拉开,锋利的引导箭被搭在弓弦上,这沉默平静的游侠领主轻声说:

  “但这不是私人矛盾”

  高塔中的气氛顷刻间变得凝滞起来,直到十几秒钟之后,奥蕾莉亚从披风之下,伸出双手,将一副独特的,如红宝石一样的钢铁拳套带在手指上,她的手指摇晃之间,一把暗夜精灵们才会使用的鲜血色沉重月刃跳入了手心中。

  她将月刃随意挥舞了几下,在呼啸的破风声中,奥蕾莉亚将目光放在了手持魔法圣剑的寻晨者身上。

  “在开打之前,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希尔瓦娜斯也参与到这场伏击里了吗?”

  “没有!”

  寻晨者双手握剑,洁白的弧形剑刃被他竖在眼前,在光刃飘荡之间,他以一个战士一样的姿态回答说:

  “理拉斯那孩子没有欺骗你,实际上,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希尔瓦娜斯被温蕾萨打伤了,你不需要怀疑你的亲人,实际上,他们对你,很忠诚”

  “那就好”

  鲜血主母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甜美的笑容,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就在洛萨瑞安的身影开始冲锋的那一刻,鲜血主母的影子也在顷刻间溃散开,1个和她体型一模一样的黑色幻影手持能量月刃,以一种悄无声息的方式跳入了周围那些破法者的影子之中。

  在晦暗的,无视一切防御的刀刃闪耀之下,灼热的鲜血在黑暗中喷洒而出,寻晨者手中的魔法圣剑狠狠的砍向眼前的奥蕾莉亚,却被后者用单手挥动的月刃轻松的挡住,在彼此视线碰撞的那一刻,寻晨者清晰的看到了奥蕾莉亚眼中闪耀的嘲讽。

  “轰”

  1名被杀死的破法者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的汇聚起来,如同一道怒吼的鲜血之龙一样,在奥蕾莉亚肆意狂放,第一次被彻底解放的禁忌力量的咆哮下,以一种毁灭性的姿态,狠狠的撞在了洁白高塔的最底层。

  那**的能量爆炸在高塔轰然倒塌的巨响中,以一种渗透式的,撕裂式的方式,将隐藏在高塔中的所有生命在顷刻间摧毁。

  鲜红色的能量以蛛丝一样盘旋的姿态,从黑暗中缓缓升至天空,就像是一层纱布一样,在参与埋伏的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将天空中的月亮,也在这一刻染成了禁忌的血红。

  而奥蕾莉亚孤傲的影子在披风的飘散下,缓缓的悬浮于血月的倒影之间,一条惟妙惟肖的鲜血之龙缠绕在她的躯体上,那是不同于任何神话中的臃肿巨龙,就像是一条贪婪之蛇一样,将鲜血主母禁忌的身影衬托与天际,让她显得如此的霸气无双。

  “我也许没有我的丈夫那么强大,那么让人畏惧但束手就擒?”

  奥蕾莉亚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响起,而狼狈的从爆炸中爬起来的洛萨瑞安寻晨者则用一种带着预见强敌的凝重目光,打量着天空中被释放的血之魔女。

  长时间的隐藏在泰瑞昂的阴影里,也许已经让人们忽视了,曾经的,和现在的奥蕾莉亚,是多么的强大。

  鲜血主母带着一丝嘲讽的眼神扫过下方的每一个人,就如同沐浴在血月的女王一样,她丰满的嘴唇微动,她轻声说:

  “就凭你们”

  “也配?”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